肖律师:13965426986

律师形象照

联系律师

    肖宏律师

    手  机:13965426986

    微  信: 13965426986

    律  所:无为祥骏律师事务所

    地   址:无为县县政府对面

     

     

律师文集

时间:2020-06-27

从王振华猥亵幼女案
看律师辩护的人性和法律考量
2020年6月16日~17日,新城控股原董事长王振华涉嫌猥亵幼女案,在上海市普陀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在经历16个小时的庭审后,判决王振华犯猥亵幼女罪,判处有期徒刑5年。判决结果引发广泛关注,其辩护律师陈有西因作无罪辩护及其论据而受到质疑。6月18日陈有西发表律师声明。同日晚受害人代理律师计时俊接受《中国新闻周刊》专访,透露了庭审过程,更是火上浇油,律师陈有西被推上风口浪尖,引发潮水般批评和斥责。这不免触动了作为律师同行的我:如果我是王振华辩护律师又该如何辩护呢?王振华构成猥亵幼女罪吗,如果构成,辩护律师的辩护空间在哪里?陈有西律师在本案中是尽了辩护律师职责还是冷血狡辩?公众的愤怒是对法律的不理解而误解了辩护律师,还是对公平正义的追求?

  • 现有证据能否证明王振华构成猥亵幼女罪
1、计时俊律师在采访中提到,共犯周燕芬的律师为周燕芬作的是有罪辩护。这个细节说明周燕芬在侦查阶段供述中,承认了其和王振华对于猥亵女孩是有合意的,其骗取两个女孩到上海,犯罪动机是明确的,否则周燕芬何罪之有呢?那么王振华还可以开脱了吗?
2、本案还有一个疑点是,周燕芬带到上海的是两个女孩,那么王振华房间里是一个女孩还是两个女孩?双方律师都没有提及,符合案情的情况应该是王振华带入房间的是一个女孩,如果是两个女孩,陈有西律师不可能对这样一个对被告有利的情节视而不见。反过来也可以推理出王振华只带一个女孩到房间其具有犯罪动机。
3、庭审中,王振华只承认对女孩有搂搂抱抱的行为,不承认对女孩有任何伤害。其自我辩护称:我作为一个长辈,不能抱抱孩子吗?一个身家几百亿财富的上市公司董事长,在百忙之中,到酒店房间这样私密的地方,只是为了以长辈的身份搂搂抱抱一个他花了10万元让人从外地带到上海的陌生小女孩?是侮辱法官和公众的智商?还是相信资本的力量,摆出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王振华花钱从外地把陌生小女孩带到酒店,显然具有猥亵的主观故意,在私密的空间即便是搂搂抱抱也是一种猥亵行为,而不是长辈对孩子的关爱。
也许会有律师教条地搬出,刑事案件不是要求证据确凿充分吗?本案没有充分证据证明王振华实施了猥亵的行为啊?人之所以为万物之灵,在于人所具有的逻辑推理能力;案件之所以能侦破,不在于复原案发现场,而在于根据既有的证据作出符合逻辑的结论。抱残守缺,置众所周知的客观事实于不顾,机械地把本本主义作为救命稻草,难免会遭受公众的唾骂。
 

  • 现有证据是否可以证明女孩阴道撕裂伤系王振华所为
1、陈有西律师在8点声明中提出:北京的两家司法鉴定机构,七位国内权威的法医专家,妇科专家,DNA专家,对上海的门诊记录和司法鉴定意见,进行了书证审查和专家论证,得出了相反的结论,不支持上海鉴定当中所说的被害人新鲜伤痕、阴道撕裂伤、二级轻伤的结论。且上海的鉴定机构,违反了全国人大的规定,没有对外鉴定资格。受害人代理律师计时俊在采访中提到:对方律师认为女孩处女膜破裂是陈旧性破裂,并且问鉴定机构为什么不拍照?计时俊律师当庭反问,对隐私部位的鉴定怎么拍照?认为一个九岁的女孩之前有过性行为是哪个脑袋想出来的?双方观点针锋相对,究竟孰是孰非?
2、笔者认为:本案指控女孩阴道撕裂伤系被告所为,证据有重大瑕疵.首先,从鉴定机构看,不具有对外鉴定资格。计时俊律师提到司法鉴定机构隶属于司法部,而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司法鉴定管理问题的决定第7条明确规定:侦查机关根据侦查工作的需要设立的鉴定机构,不得面向社会接受委托从事司法鉴定业务。人民法院和司法行政部门不得设立鉴定机构。其次,鉴定机构没有固定证据。不知道受害人代理律师认为对隐私部位不能拍照的依据是什么?在不公布受害人信息的情况下,为什么不能拍照?以此推理,对受害人身体的检查岂不是也侵犯了受害人隐私?可能也正是由于没有固定证据,才导致多家鉴定机构作出不同的结论。第三、受害人代理律师认为一个9岁女孩之前不可能有性行为依据又是什么?如果是陈旧性破裂,本案并不能排除女孩之前被他人侵害的可能。作为被告辩护律师,如果对于这些对被告人有利的疑点都不能提,还要律师干什么?受害人代理律师的气愤,不免有点想当然,不排除有利用民意压实被告犯罪行为和打压同行之嫌。

  • 陈有西律师辩护过程的得与失
  1. 在本案大量证据指向王振华构成猥亵幼女罪的情况下,如果作为辩护律师向被告说明案情,晓以利害关系,而不是一味否认,可能更有利于被告。在本案中,公众最愤怒的莫过于王振华造成女孩阴道撕裂伤,而恰恰在这点上存在较大争议,并不能排除合理怀疑。如果抓住辩护重点,指出指控王振华造成女孩撕裂伤证据不足,把疑点指出来,说明白,即便法官没有采纳,也会在量刑时考虑本案存疑情节而从轻。被告也会有以自首论的可能,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全盘否定犯罪事实,四处出击,只会处处漏风,处处被动。当然作为富豪的王振华也可能执意要求无罪辩护,即便陈大律师舍不得放弃银子,无罪辩护也不应作为重点,毕竟律师是有独立辩护权的。而本案陈有西律师不仅作无罪辩护,而且为了显示大律师的能耐,把王振华13分钟和女孩在一起的时间压缩为5分钟,从而得出5分钟不可能发生猥亵的荒唐结论。其作的不是无罪辩护,而是无效辩护。不顾职业操守,一味献媚于富豪,只能把自己和被告都陷入极其被动的境地,也抹黑了律师队伍的整体形象。
也许有人会以国外某些案例作比较。其实西方国家对此类案件管控更严。比如刘强东案,美国警方在基本没有其他证据,仅仅只有女方报案强奸的情况下,立即拘捕了刘强东。后来通过调取宴会期间、路途和电梯间录像,证明女方主动接近刘强东,在宾馆电梯间女方搂着刘强东有说有笑,而不是如女方所说酒醉被挟持至宾馆,也没有找到其他强迫女方的证据,最后美国警方才释放了刘强东。而在国内,警方一般不会在没有掌握初步证据的情况下草率逮捕嫌疑人。也许有人会说,那是美国对中国企业的打压,只是以此为由而已。但京东不是华为,它不是一家高科技的公司,只是一种可复制的商业模式,美国有必要打压吗?
2、陈有西律师表示,要恢复被告的上海市政协委员,全国劳模等所有荣誉,更是激起了公众的愤怒。莫非陈有西大律师内心也看不惯王振华的龌龊,不惜自己名誉受损,也要激起民愤,利用舆论排山倒海的声浪让王振华受到严惩?当然陈有西随后声明,没有说过此类话。但这个时候只能越描越黑了。既然那么卖力地作无罪辩护,要求恢复被告的荣誉也是题中应有之义啊。
3、为回复公众的质疑和声讨,陈有西大律师6月18日发出8点声明,声称匡扶正义,扶助弱小的公共道德伦理是其一直追求的出发点。拿着超高的辩护费,作了离谱的辩护,在这个节点说扶助弱小,真的很穿越啊。还是一位高手骂得透彻:乍一看,以为是受害人的代理人,这装逼装得有点过了。也许陈大律师只有在看到码得高高的银子时,才可以稍作自慰了。

  • 本案两被告涉嫌拐卖儿童罪
 被告周燕芬以营利为目的,采用欺骗的手段,将未满14岁女孩带至王振华处,脱离了家人的监护。刑法第240条规定:拐卖儿童是指以出卖为目的,有拐骗、绑架、收买、贩卖、接送、儿童的行为之一的。本案周燕芬有出卖儿童的行为,王振华有收买的事实。虽然本案中使孩子脱离监护时间较短,但拐卖儿童罪并不以时间长短作为犯罪构成的要件。相对于猥亵罪,虽然是手段和目的的关系,但两种行为具有相对独立性,且拐卖儿童罪量刑比猥亵罪更重,不存在吸收关系。如此看,本案遗漏了一个重要的罪名。如果数罪并罚,两被告的刑期应该在10年以上。也许机关算尽太聪明,反误了卿卿性命。
这个世界眼睛有两样东西不能直视,一是太阳,一是人心。
                                                                                   肖宏律师于2020年6月27日
 



专访受害女童律师:王振华的律师要求对其无罪释放,并恢复上海市政协委员、全国劳模等荣誉

原创 周群峰 中国新闻周刊 1周前
 
王振华犯猥亵儿童罪
判处有期徒刑五年
 
本刊记者/周群峰
 
6月16日~17日,新城控股原董事长王振华涉嫌猥亵女童案,在上海市普陀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历经16个小时的庭审后,法院宣判,王振华犯猥亵儿童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
 
宣判后,该案审判长在中国长安网发表文章《审判长解读:王振华猥亵儿童案为何判五年?》称,“根据刑法及相关司法解释的规定,是否有性器官的接触是区分强奸罪(包括奸淫幼女)与猥亵儿童罪的关键。本案中,被害人的陈述、司法鉴定意见以及被告人的供述均证明了被告人王振华对被害人实施了猥亵行为,但与被害人不存在性器官的接触。相关司法鉴定意见佐证了该事实。故王振华的行为系猥亵行为而非强奸行为……在公诉机关建议的四年以上五年以下有期徒刑量刑幅度内,依法对被告人王振华从重判处有期徒刑五年。”
 
王振华代理律师陈有西在6月18日发表“律师声明”透露,王振华已经明确提起上诉,请求二审判决他无罪。
 
判决结果引发了广泛关注,陈有西等律师坚持“无罪辩护”也引起很大争议。
 
受害女童代理人是上海律协未成年人权益保护业务委员会主任、上海华夏汇鸿律师事务所主任计时俊。6月18日晚,计时俊接受《中国新闻周刊》专访,透露了庭审过程,并就陈有西发表的“律师声明”中的内容表明自己的观点。
 
计时俊称,现在希望推动上级检察机关、上海二分检(上海市人民检察院第二分院)对该案抗诉,让王振华获得5年以上,最高15年的刑期。
 
他们认为女孩处女膜破裂属于“陈旧性破裂”
 
中国新闻周刊:陈有西在声明中质疑为女孩做鉴定的司法机构资质,对此你怎么看?
 
计时俊:上海这家司法鉴定机构隶属于司法部,如果他连司法部的鉴定机构都怀疑,那上海还有什么鉴定机构?为女孩做鉴定的上海某医院的医生,是一名已有16年执业经验的妇产科医生。我不明白对方律师为什么连这样的医生都质疑。
 
中国新闻周刊:陈有西律师在声明中不认可女孩有阴道撕裂的情形。他在庭审时,也这么认为吗?
 
计时俊:法医跟对方律师说过,处女膜是阴道的一部分,处女膜破裂属于阴道撕裂伤,这种伤害属于轻伤二级。但陈有西在庭审时,还是认为阴道撕裂应该是血淋淋的,就像有个东西割伤了一样。
 
中国新闻周刊:对方律师是否认可女童处女膜破裂?
 
计时俊:他们认为这名女孩处女膜破裂属于“陈旧性破裂”。
 
中国新闻周刊:他们所说的“陈旧性破裂”是指什么?
 
计时俊:他们认为女孩之前有过性行为,与王振华无关。庭审时,我听到这话很气愤。我说,你认为9岁女孩就有过性行为,是哪个脑子想出来的?再说,医生、法医根据女孩阴部血肿和阴道壁擦伤等已经证明,这是新鲜的破裂。对方律师还问鉴定机构为什么不拍照,我当庭反问,对隐私部位的鉴定怎么拍照?
 
中国新闻周刊:陈有西在声明中称,王振华进出房间前后时间只有13分钟,有酒店录像证据,有效可能作案时间5分钟。王从无恋童癖和性虐待取向,公安外围侦查排除他任何侵害幼女嫌疑,王坚称自己没有猥亵本案女孩。你怎么看待这个说法?
 
计时俊:陈有西认为,这13分钟里,头1分多钟王振华没有猥亵,后面有大约4分钟王振华在上厕所。其中还有大约3分钟,女孩也证明王振华没有伤害他。这样算下来,剩下的时间大约5分钟。
 
陈有西在庭审时表示,五分钟内不会对女孩做那么大的伤害。我反问他,猥亵罪有法定时间吗?你认为猥亵时间需要多少时间?用手指侵害女孩阴道,需要几分钟吗?
 
中国新闻周刊:陈有西在声明中还称,有北京的两家司法鉴定机构,七位国内权威的法医专家、妇科专家、DNA专家,对上海的门诊记录和司法鉴定意见,进行了书证审查和专家论证,得出了相反的结论,不支持上海鉴定当中所说的被害人新鲜伤痕、阴道撕裂伤、二级轻伤的结论。你怎么看这些结论?
 
计时俊:这些人的“结论”不符合刑事证据规则,不是合格的刑事案件证据,没被法庭采纳。
 
“我不相信王振华上诉后能翻案”
 
中国新闻周刊:庭审时,王振华承认猥亵过女孩吗?
 
计时俊:王振华只承认他对女孩有搂搂抱抱的行为,不承认对女孩造成过任何伤害。他称“我作为长辈,不能抱抱孩子吗?”事实上,只要出于性目的,哪怕是只发生搂搂抱抱的行为,都可以构成猥亵罪。
 
中国新闻周刊:有报道称,王振华的律师曾表示,王虽有嫖娼行为,但知道国家法律底线,所以坚决不能碰幼女。
 
计时俊:王振华是碰了女孩后,知道女孩妈妈要报警,当晚查法律才知道性侵女童的严重性。庭审时,王的律师还表示,难道查法律有错吗?法官反问,那王为什么这个时间点查法律呢?
 
中国新闻周刊:有媒体报道称王振华有过“翻供”的行为。陈有西则在声明中称,王振华没有翻供。并强调,从侦查阶段到检察阶段,再到庭审阶段,王的供述稳定一致。据你了解,王振华是否有过“翻供”?
 
计时俊:不能根据一个人自始至终都没有翻过供,就推断出这个人的话就是真话。王振华确实自始至终都在回避对女童有过猥亵行为的事实。但值得注意的是,在警方的笔录上,第一次,王振华说,他根本没碰过这个女孩;第二次,他说他抱过这个女孩;第三次,他又说他把手放到女孩大腿上了;第四次,又承认自己亲吻了女孩的脸,然后把这个女孩抱到大腿上了。警方曾反问他,你以前不是说自己没动过这个女孩吗?
 
中国新闻周刊:我们去年报道此案时,获知王振华主动去了派出所。这个情节有没有被认定为自首?
 
计时俊:去年案发后,他接到派出所通知后,的确是主动去了派出所。但是自首行为要求满足“主动到案,如实陈述”两个条件。他没有如实陈述,所以未被认定自首。
 
中国新闻周刊:判案法院发文称,“经法院查明,被告人王振华的行为已构成猥亵儿童罪,但其不属于在公共场所当众实施犯罪,也不具有其他恶劣情节”。你认为该案中,王振华的行为有没有恶劣情节?
 
计时俊:王的行为具有恶劣情节,应对其处5年以上有期徒刑。
 
《刑法》第二百三十七条规定:“以暴力、胁迫或者其他方法强制猥亵他人或者侮辱妇女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聚众或者在公共场所当众犯前款罪的,或者有其他恶劣情节的,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猥亵儿童的,依照前两款的规定从重处罚。”
 
目前法律中这个“恶劣情节”如何定义,是指猥亵了两三个女孩?还是造成了女孩阴道撕裂?还是打了她一顿等?都没有明确规定,也没有相应的司法解释。所以,现在对方律师也是在利用了法律漏洞。
 
本案中,王振华造成了受害女孩阴道撕裂,而且庭审时,他始终不认罪,至今也没有对女孩的伤害进行弥补等行为。这难道都不属于恶劣情节吗?
 
中国新闻周刊:现在王振华已明确提起上诉,请求二审判决他无罪,对此你怎么看?
 
计时俊:在中国现有的猥亵单个人的案件中,该案做出了顶格量刑。一般情况,猥亵单个人,判决三年左右。有些人赔钱后,取得受害人谅解,甚至只判决一年。本案中,证据确凿,事实清楚,我不相信王振华上诉后能翻案。
 
中国新闻周刊:一审已经做出判决,下一步还有什么打算?
 
计时俊:这个案子是国家公诉案件,作为律师,我们没有权力上诉。只能由公诉机关进行抗诉。因为公诉机关建议的四年以上五年以下有期徒刑量刑幅度内,法官已经判了五年了,符合了公诉机关的建议。所以,现在普陀检察院也没理由抗诉。我现在还要继续研究一下相关法律,看看上级的检察机关有没有可能性对该案抗诉。
 
中国新闻周刊:如果上级检察机关抗诉的话,他的量刑会不会加重?
 
计时俊:上级检察院抗诉的话,他可能获刑五年以上、十五年以下,我现在的目标就是,推动上海二分检(上海市人民检察院第二分院)抗诉。
 
中国新闻周刊:听说王振华最早聘请的是上海博和律师事务所的林东品律师,但后来林退出了?
 
计时俊:据我所知,王振华要求林律师给他做无罪辩护,林认为不能做无罪辩护,就主动退出了。
 
中国新闻周刊:王振华的律师除了给他做无罪辩护,还提到了什么要求?
 
计时俊:王的律师要求法庭对王振华做无罪释放,还表示要恢复王的上海市政协委员、全国劳动劳模等所有荣誉。也就是说,若无罪,陈有西和李肖霖要为王振华平反。
 
中国新闻周刊:周燕芬是王振华案的共犯,周的律师为她做的也是无罪辩护吗?
 
计时俊:王振华和周燕芬各自有两位辩护律师,这四位律师都是王振华出钱聘请的,周的律师是配合王振华做无罪辩护的。但是,周的律师开始态度不确定。法官要求他们明确到底做无罪辩护还是有罪辩护,他俩只能称,在为周做有罪辩护。
 
女孩有时听到“上海”就会大哭
 
中国新闻周刊:此案中,女童方面,为什么没有提出民事赔偿?
 
计时俊:我们只是要求严惩王振华,没有提出民事赔偿,是因为按照刑法附带民事诉讼的相关规定,附带民事诉讼是不能主张精神损失费的。而附带民事诉讼索赔的钱也只是直接经济损失。该案中,受害女童的验伤等费用都是国家出钱的,相关心理辅导的费用来自公诉机关,因此,受害方几乎没有直接的经济损失。再说,在这起性侵案件中,女孩连衣服等都没有被撕坏,所以只赔经济损失的话,可能只有一两千元。如果我们提多了,对方又必然说我们敲诈勒索。
 
中国新闻周刊:王振华自始至终没有提过对女孩赔偿的事吗?
 
计时俊:王振华和新城集团至今没有对女孩做出赔偿。王振华在笔录上多次说过“我没有罪,为什么要给钱?”庭审时,王振华始终说自己无罪。
 
中国新闻周刊:庭审时,受害女孩和其母亲出庭了吗?
 
计时俊:她们都没有出庭。按照规定,因为是未成年人,女孩没有出庭。我们预料到,庭上可能遇到人身攻击,我们担心女孩母亲在法庭上情绪失控,所以我劝女孩母亲不要出庭。
 
中国新闻周刊:案发快一年了,现在受害女孩状态如何?
 
计时俊:这个女孩精神上完全被毁掉了。女孩现在拒绝接受心理治疗,检察官已经让心理医生去看过她几次了,她看到心理医生就歇斯底里。甚至,在女孩面前说到“上海”二字,她就大哭。在路上,她看到一对情侣手牵手,就会问妈妈,这个男的是不是坏人?女孩的学习成绩,从先前的班级前十名变成倒数后两名。她的老师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就给女孩父母写了封信,说孩子成绩下滑,父母怎么不管一下。但孩子家长又不能把实情告诉老师。
 
中国新闻周刊:你认为,这对她今后的成长会产生什么影响?
 
计时俊:对这个女孩更严重的后果现在还没显现出来。因此,对她的心理矫正是一个非常漫长的过程。
 
我之前从来不给案件的代理词取名,但这次我给本案的代理词中取了个名字叫“13分钟的永夜”。这13分钟对她而言,是一辈子醒不来的夜。我在庭上说这份代理意见的时候,我是哽咽的,检察官也是哽咽的。
 
中国新闻周刊:你希望该案能起到什么警示?
 
计时俊:我跟法官和检察官都说过一个问题,你们今天面对的是一个被害人和两个被告人。但是,要知道中国还有很多这样的被害人。我们要让这个案子,变成未成年人权益司法保护的一个范本,让这个案子的判决书成为打击未成年人犯罪的一篇檄文。不论是富豪,还是什么人,都应从该案中知道一个道理——手莫伸,伸手必被捉。
 

律师陈有西声明:王振华没有翻供 已经明确提起上诉

1. 我们注意到了王振华案宣判以后一天来,网络上的各种舆论,及对法庭及辩护人的批评、攻击和谩骂。如果网络上报导的,引申的,猜测的,透露的案情是真实的,我也会和所有网民一样,痛恨嫌疑人,不会为他做辩护人。中国律师既要遵守律师的职业伦理,依法维护自己委托人的合法权益,更是一个社会人,追求匡扶正义,扶助弱小的公共道德伦理。而后一条一直是我本人追求的基本点。
2. 本案是涉及未成年人隐私的不公开审理案件,迄今为止,我和李肖霖律师,在侦查、起诉、审判环节,都没有接受任何一家媒体的采访,没有向社会上透露一句案情的情况。所有记者的来电,来访,我们全部是拒绝的。没有透露任何案情。法庭也明确要求我们不要接受采访。不透露涉及未成年人隐私的案情。所有网络信息当中的关于我们表达的言论,都是猜测,引申的。我们以后也会这样做,不回应所有网络上的疑问、责问和猜测 ,对攻击谩骂,也只能置之不理。所有的事实和理由,将向二审法庭陈述。做好专业的工作。
3. 本案最早曝光上了网络舆论,都是被害人一方寻求有正义感的媒体帮助,向社会进行的消息发布。激发了巨大的社会关注和同情。对上海相关办案机关,以及我们律师,都形成了巨大的舆情压力。王振华本人、辩护律师、家属、公司,迄今为止没有一句发声。案情信息是不对称的,一边倒的。普陀法院发布的谨慎的审判长答疑,只讲了判决结果,未透露案情争议焦点,更未透露王的自我辩解和辩方意见。因此,所有网民在获取信息,作出判断和评价时,请注意这一现实情况。
4. 普陀法院不是从轻而是从重判处。猥亵罪的定性,是普陀公安严密侦查、扩大范围侦查、检察严格监督、退查补侦、法庭二天十六个小时开庭调查质证后的,公检法一致的定性,普陀法院是根据检察院的量刑建议,做了从重处刑。如果真有阴道撕裂伤,我也支持更重罪名的定性,但是法庭调查实际查明,不存在这样的情形。
5. 王振华没有翻供。从侦查阶段,检察阶段,法院阶段,他的供述稳定一致,否定自己进行了对幼女的猥亵行为。他进出房间前后时间只有13分钟,有酒店录像证据。有效可能作案时间5分钟。他从无恋童癖和性虐待取向,公安外围侦查排除他任何侵害幼女嫌疑。他坚称自己没有猥亵本案女孩。
6. 北京的两家司法鉴定机构,七位国内权威的法医专家,妇科专家,DNA专家,对上海的门诊记录和司法鉴定意见,进行了书证审查和专家论证,得出了相反的结论,不支持上海鉴定当中所说的被害人新鲜伤痕、阴道撕裂伤、二级轻伤的结论。且上海的鉴定机构,违反了全国人大的规定,没有对外鉴定资格。
7. 王振华已经明确提起上诉。请求二审判决他无罪。
8. 法律是严谨理性的工作。律师只遵从事实、证据和法律,作出判断。由于本案的特殊性,我们没法公布我们的辩护词和控方的起诉书。如果公布将会真相大白。法庭的16个小时的调查和辩论,法院也不会公开。我们寄希望于二审会作出公正的判决。
2020年6月18日
 
 
 
 

在线咨询

在线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