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律师:13965426986

律师形象照

联系律师

    肖宏律师

    手  机:13965426986

    微  信: 13965426986

    律  所:无为祥骏律师事务所

    地   址:无为县县政府对面

     

     

律师动态

时间:2020-06-17

特朗普的对手与美国大选结局

  
 
时寒冰:特朗普的对手与美国大选结局
 

美国正处于一种被撕裂的状态。
    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发布的疫情数据显示,截至北京时间6月15日6时30分左右,美国累计确诊2091348例,累计死亡115706例。美国华盛顿大学卫生统计评估研究所预测,到10月1日,美国累计新冠死亡病例可能达到约17万例。
    持续恶化的疫情把特朗普此前挂在嘴边的经济成就撕成碎片。
    另一方面,因黑人乔治·弗洛伊德之死引发的BLM(Black Lives Matter)运动席卷全美。在西雅图,示威者们在该市东区的国会山附近用路障、栅栏围出了一片“自治区”,拒绝任何警察和政府组织进入,俨然成为国中国。在亚特兰大,因为白人警察在执法中枪杀一名27岁黑人男子,引发新的骚乱。
    这一切,似乎都成了特朗普的梦魇。
    为了激起更多对特朗普的仇恨,民主党竞选人拜登在6月9日,特意参加了佛洛依德的葬礼。众议院议长佩洛西甚至在纽约与多名民主党立法委员单膝下跪致哀。这是一个很魔幻的世界。而这一切,都是为了激起对特朗普更汹涌的仇恨。
    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历史教授匿名发了一封公开信,这封信最近广为流传。在信中,这位教授写道:“最后一点,我们的大学和系已经发表了许多声明来庆祝和颂扬乔治弗洛伊德。弗洛伊德是一名多次重罪犯,他曾持枪挟持一名怀孕的黑人妇女。他和一帮男人闯进她家,用枪指着她怀孕的肚子。他恐吓社区里的妇女。他生下并遗弃了多个孩子,对他们的抚养和成长没有做任何事情,没有一个最基本的道德人格。他是个瘾君子,有时也是个毒贩子,一个欺骗诚实勤奋的邻居的诈骗犯。”
     这位教授接着写道:“然而,加州大学的执政官和加州大学历史系的历史学家却都在讴歌这个暴力罪犯,把他的名字提升为虚拟的圣徒。一个伤害女人的男人。一个伤害黑人妇女的男人。却在加州大学商学院历史系、美国企业界、大多数主流媒体以及一些塑造美国精英阶层的最富有和最有特权的舆论的通力合作之下,变成了一位文化英雄,被埋在一个金棺材里,他的(公认的)家人受到人们的礼物和赞美。美国人正受到社会压力,不得不为这个暴力、虐待妇女的厌恶者下跪。一代黑人被胁迫着认同乔治·弗洛伊德,这是我们种族和种族中最糟糕的样本。”

 

时寒冰:特朗普的对手与美国大选结局
 

    在美国很多次著名的动荡中,华人都是最直接的受害者。在1992年洛杉矶暴动,发生了一系列的抢劫、纵火等恶行事件,华人成为被攻击的对象。而当韩国人遭受攻击的时候,他们果断举起枪自卫,打出了自己不好惹的威风。逆来顺受的华人,永远是受害的一方。在这次的BLM运动中,许多华人店铺被抢,却未曾有举枪自卫的报道,这其实也在一定程度上助长了暴徒抢劫华人的嚣张气焰。
    华人成为直接的受害者并不仅限于此。

 

时寒冰:特朗普的对手与美国大选结局
 

    6月10日,加州市众议院以58:9的支持率通过了ACA5法案,该法案由加州立法会议黑人核心小组主席Shirley Weber提出,这个法案将严重损害华人的切身利益。1996年,加州通过了著名的209法案,规定:加州宪法禁止该州基于种族、性别、肤色、民族和原籍而在公共就业、公共教育和公共合约上区别对待,例如歧视或给予任何个人或团体以特殊优待。
    这项法案让聪明好学的华人入学率大增,而拉丁裔和非裔的入学率大幅降低。
    如今,加州通过ACA5法案,彻底推翻209法案,意味着,在公共就业、公共教育和公共合约上寻求“多样化”,说白了,就是照顾黑人等群体,而华人在入学、就业等方面,将面临着无情地压缩。
    在政治正确的原则下,华人的利益就这样被损害,而它更直接损害了制度的公平性。
    民主党人仅仅抓住佛洛依德的死,掀起仇恨的浪潮,他们为达目的甚至不惜把华人等少数群体的利益作为牺牲品奉上,以迎合BLM运动。但是,他们这样做,在给特朗普挖坑的同时,更是在为自己挖坑。别忘了,特朗普在2016年是怎么当选的?美国是一个移民组成的国家,土生土长的美国人,只有200多万印第安人,剩下的全是移民。吸引人们从各个国家涌入美国的,是自由、民主的制度,这是一种最基础最重要的公平。如果存在着种族歧视,黑人仅占美国总人口12.6%的情况下,奥巴马又怎么可能当选并且连任美国总统?
    民主党人刻意制造的仇恨,正在撕裂美国社会,而这种撕裂的结果,是特朗普在疫情恶化的情况下,毫无悬念甚至大比分的连任美国总统。从公认的骗子希拉里,到腐败的拜登,民主党人一步步被自己所挖的深坑埋葬,而民主党也在政治正确的美丽光环下,快速地被边缘化。


在线咨询

在线律师